QQ在线咨询关闭

13560308603

您好,欢迎来到广州合同纠纷律师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首席律师

唐雪榕律师

单位:广东经国律师事务所

手机:13560308603

唐雪榕律师,主办广州合同纠纷律师网,是中山大学法律硕士,中华律师协会会员,广州律师协会会员,广州市优秀合同律师。在多年的法律诉讼过程中,唐雪榕律师在接受各类案件委...【详细介绍】

广州合同纠纷律师为你分析居间合同

来源:未知作者:admin时间:2013-05-11 22:00:14

  广州合同纠纷律师唐雪榕曾接触过这样的居间合同纠纷的案例,以下为你详细分析。
 
案情介绍
  2007年2月24日,张榕颖作为雇主与雇员宋娟及李永军三方签订保姆聘用协议,约定由李永军推荐宋娟为张榕颖从事保姆服务,张榕颖一次性支付李永军中介服务费460元;张榕颖于每月1日到10日期间支付宋娟上月的工资。协议签订后,保姆宋娟未能如实履行其义务。依张榕颖的要求,李永军于2007年3月31日另行推荐名叫刘丽的保姆继续履行该协议。张榕颖于2007年3月31日向刘丽预付了保姆工资150元,李永军向张榕颖开具收据,刘丽在收据上签名确认。2007年4月3日19时,张榕颖到东莞市公安局石碣分局石碣派出所报案,称其家中财物被保姆刘丽所盗。关于刘丽涉嫌盗窃一案,目前公安机关仍在侦查中。 

 【法院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为张榕颖家中财物被盗是否刘丽所为及李永军对刘丽的行为应否承担责任。张榕颖认为其家中失窃一案,只有刘丽有重大作案嫌疑,应是刘丽所为,并以李永军作为刘丽雇主,应对刘丽的行为承担责任为由,起诉李永军主张上述请求。原审法院认为,张榕颖提供的证据材料只能证明张榕颖曾就其家中财物被盗一事到石碣派出所报过案,并不能直接证明是刘丽所为,且该盗窃一案目前仍在公安机关侦查中,没有确定是刘丽所为,故对张榕颖称刘丽盗窃其家中财物的主张不予采纳,对张榕颖要求李永军对刘丽的行为负责,赔偿其财物损失的诉求不予支持。至于张榕颖要求李永军退还中介费460元及预付工资150元的诉求,原审法院认为,李永军作为家政服务中介机构,只负责为客户提供保姆中介服务。李永军在向张榕颖推荐了保姆后,已完整履行了其应承担的义务,应当享有获得相应报酬的权利,故张榕颖要求李永军返还中介费460元的诉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另外,张榕颖提供的《收据》显示,张榕颖诉求的预付工资150元的性质为预付给保姆的工资,且由保姆刘丽签名确认收取,张榕颖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150元的预付工资与李永军存在法律关系,故对张榕颖要求李永军返还150元预付工资的诉求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二十八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张榕颖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受理费用230元,由张榕颖负担。
    张榕颖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我家财物被盗是事实,且只有刘丽有重大的作案嫌疑。2007年4月1日,我发现家中财物被盗而刘丽同时失踪,至今杳无音信。而除去刘丽失踪外,家中完全没有其他人进入的痕迹。我于2007年4月3日向公安机关报案时,曾提供了刘丽的身份证,但公安机关认为刘丽的身份证是虚假的。而刘丽的身份证是李永军提供。由于该身份证虚假,李永军一方面违反了保姆聘用的约定,另一方面客观上给公安机关侦破此案加大难度。李永军应对其雇员的行为向我承担责任。二、刘丽是李永军的员工。我预付保姆工资是直接支付给李永军的。李永军收取了我支付的报酬后,其员工不但不能依约履行义务,反而盗取了我家中的财物后不知所踪。其员工行为严重违反了合同的约定,应退还已付工资。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李永军赔偿我的财产损失25809元及退还已收取的460元及150元工资,共计26419元。
    李永军答辩称:一、我已忠实履行保姆聘用协议,提供保姆供应及替换储备。在一周内推荐了宋娟、李德明、刘丽等三名保姆。我向张榕颖一次性收取中介服务费460元,是应当获得的报酬。而张榕颖另支付保姆的150元,是保姆有权利获得的报酬。两项费用不应退还。我并告知张榕颖如需财产担保服务,每月收取管理费35元,在协议期内如张榕颖有财务损失,可由我承担部分责任。但张榕颖并没有要求提供该项服务。二、我提出要鉴别刘丽的身份真伪后再安排其上班,但张榕颖表示对我的鉴别不放心,自己鉴别。在面试晚即答应刘丽在家中上班,并扣押了刘丽的身份证,导致我无法鉴别刘丽的身份。三、张榕颖家中是否失窃,案件仍在公安机关侦察中,没有明确是刘丽所为。而张榕颖出具的购物发票和保证单,只能证明曾经购买过票上所载物品,不能证明所载物品被盗窃。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为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李永军与张榕颖就保姆介绍事项形成居间合同关系。李永军作为居间人,应当对推荐提供家政服务的保姆的身份资料进行核实,这属于中介服务居间人的基本义务。本案中,李永军也承认未对刘丽的身份真伪进行核实即介绍给张榕颖,李永军不能以张榕颖要求自行鉴别保姆的身份真伪为由免除其本人的义务。刘丽在张榕颖家从事家政服务之次日即离开,张榕颖家中涉嫌被盗的案件未被侦破,不能不谓与李永军未核实刘丽的身份真伪有一定关联。依据前述法律第二款的规定,张榕颖要求李永军返还中介服务费460元,应当予以支持。至于另外150元属于保姆报酬,并非居间人收取,张榕颖要求李永军返还缺乏依据。
    对张榕颖主张家中被盗损失要求李永军承担的问题。由于目前相关的刑事案件未被侦破,张榕颖除提供部分购买物品的单据外,未能提供其他证据。张榕颖主张有损失的证据并不充分,原审法院不支持其赔偿损害的请求有法律依据,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对李永军违反合同约定不得要求报酬的问题处理不当,本院予以纠正。原审法院对其他争议处理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前述法律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一、撤销东莞市人民法院(2007)东法民一初字第8240号民事判决。二、限李永军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向张榕颖返还中介服务费460元。三、驳回张榕颖的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点评
   广州合同纠纷律师唐雪榕认为,本案争议在于中介机构是否有核实保姆身份的义务。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百二十五条规定“居间人应当就有关订立合同的事项向委托人如实提供。居间人故意隐瞒与订立合同有关的重要事实或者提供虚假情况,损害委托人利益的,不得要求支付报酬并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十八条规定“经营者应当保证其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对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和服务,应当向消费者作出真实的说明和明确的警示,并说明和标明正确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方法以及防止危害发生的方法。”
   从上述法律规定可知,中介机构作为向社会提供服务的机构,一方面有如实报告的合同法上的义务,另一方面有其提供的服务应当保障委托人的人身、财产安全的其他法定义务。
   一审判决驳回张榕颖的诉讼请求,理由认为中介机构已向委托人提供了其需求的保姆,已完成了合同义务。但一审判决没有考虑到中介机构提供服务时需要就有关合同的事项要如实向委托人报告。雇用家政合同中受雇者的身份情况如何,是一般情况下委托人最需要了解的内容。该类居间合同中,关于保姆的情况,包括身份情况是否属实,是合同的重要事项。本案的中介机构并没有核实保姆的身份,直接将保姆举荐给委托人。中介机构违反法定义务,未核实保姆的身份,这与该保姆离开后,雇主家庭财产受到损害而不能获得追索,有相当的因果关系。故二审纠正原审的判决理由,对部分处理结果进行改判。